清风细雨独垂泪,堪知女儿纤纤情

  曹雪芹用其毕生精力叙写的《红楼梦》,里面描写了许多美妙的诗句,这些诗作不仅符合人物的身份,而且与场合、心境都恰到其处,可谓每一首诗歌都值得人慢慢品读,在这些诗句中,最令人揪心的恐怕就是黛玉的诗歌了,她的诗歌可以看出一个明显的倾向,那就是很多诗歌中都有对“眼泪”这一意象的描写,本文基于这一意象,以诗歌本身作为分析的基础,对黛玉诗歌中的眼泪作轻浅的解读。 
  黛玉最著名的一首诗大概就是《葬花辞》了,首先从诗歌的名称就能读出一种悲戚的气氛,平常供人欣赏和赏玩的花朵,恍然成了被埋葬的对象,接着再联想到那幅图片,黛玉扛着锄头,锄头上挂着装满了残花的小香包,黛玉回头悲戚的望着,眼观处都是片片凄凉悲惨的景象。 
  在这首诗中,写到眼泪的句子是“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”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派孤独的景象,黛玉独自孤零一人依着花锄,眼泪不由自主的洒落下来,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在写眼泪的时候,用了“暗洒”两个字,一方面侧重于带有人的主观控制的“暗”字,“暗”有种不让人知晓的悲哀,以及其中的孤独情感,另一个“洒”字,表现的是一种情不自禁,人的主观已无法控制,非人力所能控制,更说明黛玉内心的悲苦,情不自禁之间,眼泪已经洒落出来,洒落还能体现出眼泪的数量之多,绵绵不绝,不像平常的流眼泪,也不是滑落,而是“洒落”,其悲戚之意,委屈之情,还有悲怜之感,都暗含于二字之中,通过二字把一切情愫寄予其中,从而体现出来。 
  这句诗的后半句,“洒上空枝见血痕”将一种本来柔弱的悲戚感升华了,升华成了一种很深刻的痛苦,眼泪不由自主的洒落下来,却洒上了空荡荡的枝头,枝头上没有花朵,只有自己的眼泪洒落上去,而眼泪却变成了血痕,一种赤裸裸的凄惨,很深切,究竟有多深的委屈和伤情,才能将眼泪的透明颜色化作血色?很巧妙的句子,烘托着的是深刻的悲情,让人读来心生悲伤。 
  在另一首诗歌中,对于眼泪意象的表现也是令人心碎的。《秋窗风雨夕》一诗中,短短十句诗歌中有四句诗写到了“泪”不管是她自己的眼泪还是蜡烛的眼泪,暂且认为都是“泪”。第一句“抱得秋情不忍眠,自问秋屏移泪烛。”很深的孤独感、自怜感首先透露了出来,黛玉抱着本来凄切的秋情不忍心睡觉,这里能看出一种似乎是知己的味道,悲戚戚的秋景秋情和她自己的境况、心境的相同之处,让黛玉不忍心睡去,她抱着一腔冰冷的秋情,一个人看着摇摇晃晃的蜡烛,秋天的屏风移动着落泪的蜡烛,一种摇摇欲坠的光亮,发自落泪的蜡烛,摇摇晃晃之间,将一种凉薄的心态更加深切的和主人公的凉薄心态相对立,让人更加悲伤。第二句还是对于泪烛的描写,这句中就写到了感情,“牵愁照恨动离情”将情感具象了一些,这种感情是愁绪,是恨别,是离情,三种或者更多的情绪交织在这个秋天凄凉的深夜,一个人的孤独感通过这些景象的传达将更加深邃,借物来间接的书写自己的悲情。 
  第三句中“连宵脉脉复飕飕,灯前似伴离人泣”,这些外部的景象,落实在主人公的心田,成了低低的泣涕声,而且这种泣涕主人公没有表明是真的哭泣出了声音,而是“似”,似乎是在哭吧,似乎又没有,一种飘渺的哭泣声,将更多的不忍心留给读者。 
  “不知风雨几时休,已教泪洒窗纱湿。”终于写出了真切的眼泪,写出了窗外的风雨,一切都是萧条之极的景象,风雨还在窗外嚎啕着,本来就是一种令人恐惧的悲惨景象,而它们还是无休无止的不肯停息,她自己的眼泪已经真真切切的流了那么那么多,多到连窗纱都湿了,这么多眼泪,伴着风雨流到何时才是尽头? 
  在一首题为《咏白海棠》的诗中,她也写到了眼泪,“月窟仙人缝缟抉,秋闺怨女拭啼痕。”看似是别人的眼泪,秋天在闺阁中的怨女轻轻擦拭泪痕,似乎是在写别人的眼泪,而如果将这个情境化在真实的情景之中,写的岂不是就是她自己?秋天,闺阁,怨女,本身各自就是一副悲惨的图案,而且将这三者结合在一起,或许就是黛玉自己的影子的投射吧,只有有了这种深切的自身感受,她才能更加体会出她所写的诗句中的情感。 
  再说《题帕三绝》,从名字就能看出是写在手帕上的诗句,女孩子捏着帕子低吟浅唱的样子是最美妙的,而且在闺阁中,一颦一笑之间都用帕子掩着,让人就会产生出一种欣赏之意和淡淡的怜悯。很美好的感觉,而写在帕子上的诗句,似乎都牵扯进了女孩子的喜怒哀乐,浸泡了女子的所有情绪。 
  《题帕三绝》中的三首诗,每首中都有对眼泪的描写,足以可说明,黛玉的帕子上渗透的,都是她的伤情。《其一》中,写到“眼空蓄泪泪空垂,暗洒闲抛却为谁?”一个反问句,非常凄美,她说,眼睛空空如也的蓄着眼泪,眼泪却空荡荡的垂落下来,一切都是不由自主之间发生的,于是引发出后面的“暗洒闲抛却为谁?”还是暗暗的洒落下来,抛落出来,究竟是为了谁?一种没有根基的宿命感,是在说她自己的不知其所的情感漂泊,还是在说那个令自己垂泪的人究竟在何处的茫然感,不清楚,只是在这首诗的最后写到“叫人焉能不伤悲”,也许不管是漂泊还是茫然,换来的最后只是一腔悲伤,一腔无所救赎的悲伤而已。 
  第二首中,“枕上袖边难拂拭,任他点点与斑斑.”越来越浓的悲伤充斥在诗句之中,枕头上、袖子上眼泪已经多到无法拂去,也拭不尽,只能听天由命,听任眼泪点点滴滴,斑斑驳驳的落在任何地方,读到这里的时候,心里总是很难过,女孩子的眼泪最多的或许都是为了所爱的人流过的,可是黛玉的眼泪不仅仅为了宝玉,还有自己,还有落花,还有很多很多,眼泪似乎成了生理需的一种,她无奈的任凭眼泪滚落的态度,让人无比的怜悯这个用眼泪做成的女子。 
  第三句比起前面的两首中对眼泪的描写淡了很多,“窗前亦有千竿竹,不识香痕渍也无?”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,其中透出一种似有似无的遗憾之情,还能体会出一种淡淡的嘲讽心思来,对不识女子悲伤的人的淡淡质问。 
  眼泪可以说是理解黛玉的一个重的意象,理解眼泪才能更好地理解黛玉这一经典形象。 
  参考文献 
  1曹雪芹,高鹗.红楼梦M.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,28. 
  2吕启祥.花的精魂 诗的化身——林黛玉形象的文化蕴含和造型特色J.红楼梦学刊.1987,(3)48-67. 
  3周思源.黛钗诗词差异论J.红楼梦学刊.1992,(4)181-195. 
  作者简介王留番(1983-),女,汉族,河南艺术职业学院新闻传媒系教师,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。